新京報訊(記者 錢雅卓)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的4年任期將於2021年1月20日正式結束,他試圖改變大選結果的嘗試也將就此終結。當地時間1月7日,特朗普通過白宮社交媒體負責人丹·斯卡維諾在推特上發佈了一份聲明,“雖然我完全不同意總統大選的結果,但1月20日將會有一個有序的權力交接。”作為一個由商人“轉行”的總統,在他就任期間,究竟留下了哪些“政治遺產”?

 

特朗普讓更多民眾“懷疑”政府機構

 

據美聯社報道,特朗普為美國留下“最持久的政治遺產”可能是利用總統職位改變了民眾對政府機構的看法。在特朗普的“攻擊目標”中,包括就“通俄門”進行調查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忠誠度不足”的最高法院以及“不聽話”的五角大樓等。

 

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特朗普曾多次被指與俄羅斯勾結。2017年5月,“通俄門”調查正式開啓,特朗普隨後便解僱了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據知情人士透露,科米曾要求司法部為“通俄門”調查工作撥出更多經費。

 

此外,在就任美國總統期間,特朗普累計任命了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220名聯邦法院法官,這給美國司法機構帶來了“傾向保守主義”的影響。

 

除了“攻擊”政府機構外,特朗普還不斷抨擊美國選舉系統存在“欺詐”,並多次發出郵寄選票或將導致大選結果被民主黨人竊取的誤導性信息。

 

專注於研究美國總統的肯塔基大學歷史學家理查德·沃特曼表示,“通常情況下,敗選總統願意和平交接權力,因為他們選擇接受美國人民的投票結果。然而,在特朗普的這些行為中,我們只看到了對民主的攻擊。”

 

研究美國總統的歷史學家一致認為,特朗普已經改變了“總統”這一職位的意義,並讓更多的民眾“懷疑”政府機構。

 

共和黨將繼續以“身份政治”吸引選民

 

據《波士頓環球報》報道,特朗普對白人羣體有着“深深的吸引力”,因為他能夠理解白人“心中的怨恨和受害者情結”,這類羣體並不在乎特朗普的野心或者謊言。與此同時,他們希望出現這樣一個人,能夠將白人至上主義在美國發揮到極致。特朗普滿足了他們的“幻想”。

 

2020年8月,威斯康星州警察朝一名黑人男子背後連開7槍導致該名男子癱瘓,當地立即爆發了反種族歧視、反警察暴力執法的抗議活動。部分極右翼團體“藉機”走上街頭,這引發了槍擊案件。17歲白人少年凱爾·裏特豪斯朝抗議者開槍,最終導致2人死亡。然而,這名少年隨後成為了美國極右翼媒體報道中的“當紅明星”。

 

在談到裏特豪斯槍擊2人時,特朗普曾拒絕對其進行譴責,並稱“我猜他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如果不開槍的話,他可能會被殺死,裏特豪斯很有可能是在自衞。”

 

據《衞報》報道,特朗普暗中縱容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極右翼團體發起暴力行為的這種模式,“無縫鏈接”到2020年總統大選。

 

在2020年9月舉辦的總統候選人首場辯論中,主持人克里斯·華萊士曾反覆要求特朗普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極右翼團體的暴力行為,但特朗普拒絕這樣做,還“迴避了主持人的問題”。

 

2018年,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曾就2016年總統大選的投票數據發佈了一份研究,其中,54%的白人選民支持特朗普,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則獲得了39%的白人支持。

 

根據早期投票數據預測,在2020年大選中,特朗普仍然“拿下”了白人羣體,大約57%的白人將選票投給特朗普,他也由此穩固了自己的“基本盤”。

 

分析人士指出,即使特朗普敗選,關於身份政治的討論也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繼續影響共和黨。

 

美國無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對於美國外交而言,沒有任何一個單詞或者短語能夠簡單地定義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所帶來的影響。

 

據美國《外交政策》報道,在2016年的競選綱領中,特朗普認為世界其他國家“正在佔美國的便宜”,他宣稱自己將把“美國優先”放在首位,並把自己描繪成一個“談判大師”,承諾為美國達成完美的外交協議,迎來一個“繁榮時代”。

 

但回首過去的4年,特朗普的承諾僅僅提供了一個“誘人的願景”。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美國與諸多盟友的關係變得糟糕,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也逐步下降。

 

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國與北約的關係日益緊張,他還曾多次揚言要退出北約。2020年7月,五角大樓宣佈將從德國撤出1.2萬名美軍,其中大約5600人轉移至意大利、比利時及波蘭等其他北約國家,此舉被認為是給了盟友“一巴掌”,並釋放出分裂的信號。

 

2020年,全球暴發新冠肺炎疫情,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宣佈退出世界衞生組織,給全球共同抗擊疫情帶來了消極影響。除此之外,特朗普還領導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為全球治理氣候變化問題帶來阻礙。

 

據《國際政策文摘》報道,從整體上來看,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特點是“系統性的不協調”,他的態度經常與政府內部一些外交政策研究機構截然相反,這令人們感到“困惑”。

 

隨着拜登政府正式就職,美國或許將轉變外交政策。但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留下的“外交遺產”,將導致美國無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專家解讀:

美國社會嚴重撕裂 仍“無解”


當地時間1月6日,美國國會召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以確認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然而,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示威活動,他們還闖入了國會大廈,這一混亂的情況最終造成5人死亡。

 

當地時間113日下午,美國眾議院表決通過了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案,特朗普由此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遭到兩次彈劾的總統。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祕書長刁大明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過去4年,我們能夠看到美國內外交困,此次國會大廈暴亂其實是系統性問題的結果,它只是美國社會的一個“縮影”。

 

刁大明表示,目前,美國政黨之間嚴重撕裂。在美國曆史上,國會大廈暴亂算得上“恥辱的一頁”,但仍然有45%的共和黨選民認為發生暴亂是“合理”的,這導致兩黨之間的分歧難以彌合。

 

與此同時,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受教育程度偏低的白人羣體的經濟利益和社會福祉持續受損。但是,在過去4年間,這種情況並未得到緩解。

 

刁大明認為,種族主義仍然是不可忽視的一個問題,白人數量減少以及傳統地位的改變,導致部分支持白人至上主義的民眾感到焦慮,白人政治逐漸激化。從此次暴亂的參與者來看,大部分是美國白人,其中不僅包括一些質疑總統大選結果且希望特朗普連任的民眾,還包括一些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極右翼團體,他們產生了反政府主義的想法,最終導致國會大廈出現混亂的一幕。

 

綜上,無論是從政治、經濟層面,還是從社會層面來看,國會大廈暴亂都是一個多元困頓的結果,特朗普在過去4年採取的一些舉措也是美國內外矛盾的集中體現。目前,美國形勢越來越嚴峻,而且仍然“無解”。

 

新京報記者 錢雅卓

編輯 張磊 校對 付春愔